枒枒乐 HERE!

2001夜的故事

很难说,五年多的坚持意味着什么,
甚至,我都快要想不起五年前的那个夜晚,重新建立起博客那刻的自己是何种心态——
是默默自言自语,在这里你可以坚持过这最难一年,
还是能够从此自慰这份特别而专属的寄托。
我只知道,如今——比任何时候都还要确信无疑——
它会是我人生中又一不可或缺。

博客就像是城市中的城中村、高速城镇化的社会下一片难得的自留地,
它被栅栏围起,允许主人挂起“闲人勿扰”的警示牌,
于是最后,无论周遭是多么荒凉不堪,园内的繁花似锦只有自己了解,也只限于自己。
这意味着,能深入内心的除自己外无他。
但曾经的我愿意敞开一切,面对我所期望了解的世界,
于是我行事马虎,从来不加粉饰将任何或正面或负面的东西展现给所有人,期望我所得到的也是如此直率真诚的回应,
跟许多现今都持有“我的生活,毋须他人插手”想法的人们一样,我也曾是“愣头青”的一份子。
可惜,这“固执的坚持”并没能为自己带来多少骄傲和炫耀的资本,与执拗想法相左的是,它反而为我所爱带来了诸多烦扰。
我不断地遭受挫败击打,虽看似愈战愈勇,但永远都是很快再次摔倒在原点不远处。
最后,生活令我习得了噤声和谨言慎行,明白了坚守同样需要有所选择。

我很庆幸,人生最精彩的阶段不仅有令人倍感暖心的同学们,也同样有另一份甜蜜满载的收获:
曾经作为一个特殊学校的学生,我并不喜欢这类学校以生硬方式传递的所有东西,无论是生活、制度和氛围,
但大概也很惊奇吧,就像是常说的凡事越到最后越平和,
迈入第四年后,我似乎体会到了从前自我施加的忙碌生活所享受不到的另一份惊喜和感悟。
我仍旧清楚记得,半年前参加毕业典礼时,虽我在礼堂还处于同样昏昏欲睡的状态,但却在走出礼堂前不舍瞟上的最后一眼。
如今,半年过去,大家都在各自的岗位上耕耘,而我也算是完成了自己大学所定立的梦想——
跳出这个系统,从事喜欢的职业。
我早就不后悔进入这所特殊的大学,反而感谢这所学校给我的磨砺,让我能以全然不同的视角审视自己曾经的颓废生活,并以一种尽量自信从容的态度回答生活提出的问题。

五年来,我终于体会到如何在做好自己的前提下而不必再照顾其他人的感受。
我难得地开始做自己,并试着平衡工作和生活,
哪怕两者中存在诸多的不如意,我都能尽量以正面积极的心态去应对,
因为不必要的顾虑少了太多。
我现在更加享受自己的生活。
最近卧室有了几次难得的大扫除,除了学生时代那些逢年过节收到的卡片和礼物外,我毫无犹豫地扔掉了不少曾经视为珍宝的小物件,
那动作就像是我在展露自己虽是一个失去“初心”的“中年人”,但却同时也蜕变成了一个更愉悦的个体。
而那些小物件不再是我生活的必需,并不是因为我有了博客这一新的寄托,
只是在追寻生活的足迹中、在对过去现在未来的反复踌躇中,我开始逐渐有了全然不同的目标。
若是说我一点也不后悔这诸多的放弃,也是太过绝对,
但我相信,总有一天,这点残存的所谓信念也会从脑海中被完全抹去,
那一天,我应该是有如彻底摆脱脚镣束缚后的如释重负。
一生太短,谁会希望一直带着镣铐跳舞?

我大概还是一个无法将“委婉”持续伪装下去的人,毕竟这份厌恶是由心而生的,
但我要承认,我也不再有足够勇气和充沛精力挑战所有糟糕制度和失序。
不过我也明白,自己从没有放弃过祈祷生活更美好的愿望——
我所希望的完美生活一直都是对于自己而言,
所以我同样选择将一切不满留给自己。
博客正好成为了一个最完美的平衡点。

不过除此以外,我与它似乎没有什么大故事,
但每每失眠一夜又一夜侵袭而来的日子,我总会需要它来平复心绪,
唯它无二。
所以,我一直都对它和自己心怀感恩——
感谢它,最精彩五年岁月的陪伴;
也感谢给予这份陪伴的自己。
最重要的是,我已抬脚走了 2001 天,
而我也会一如往常地在明天迈出新的一步。

枒枒乐 博客 2001 天纪念
暨 2018 年新年快乐

2018-New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