枒枒乐 HERE!

改变永远不变

准确的说,七月底就已经是博客的五周年纪念日,
虽顺便趁着纠结的空档粗制滥造了五道杠作为周年主页图,但老实说我对从何谈起一无所知。
“不知”这个词也算常客了,
可能吧,它与了解与否无关,而是某时某刻的异样情绪;
或者这样说,当已成幼时梦想中的“大人”后跃跃欲试打开已染上灰尘的笔记本时——
那一刻让人感到莫名可笑又揪心的一定不是齐整稚嫩的字体,而是那份率真。

每当动笔前,都在尝试或反思旧时光或寄言新一年,然后再将所闻所感所想落在笔头上。
它也与小学班主任常要求完成的每日反思很类似,为了挣得哪怕一句口头表扬,全班同学炼成了每晚毫不费劲写出千字的绝活,
可但凡翻开作业本,都能发现如同流水线生产的机械单调的——
不要欺骗生活,否则生活也会欺骗你。
可笑在于,年幼到以为知道生活是什么,无知到忽略了欺骗的含义。
不懂装懂与自大,大概是一生最为珍贵的十几年里我最常做的事。

曾与 985 高校同学有过接触,他们大学阶段的高度我无法企及,
但令人感叹的是,这些佼佼者们几乎无一例外地秉持着谦逊的态度以及求知的渴望——
哪怕是在一些了解相对而言只略微少的领域。
我曾在 2015 年下半年郑重地考虑过考研,并且也一举购置了市面上所有目标院校考研专业课的书籍以及资料,
但作为三跨考生,我必须理解报录比极低的现实因素。
考研的起因很简单——
我渴望站在更高的地方看世界,同时也希望达成自大学入校起不久便有的心愿,
就像曾经所写:“我很高兴自己一直有心追求想要的生活”。
对我们所谓“千禧一代”来说,再没有战争、食物短缺以及贫穷的困扰,终于能够有能力选择摆脱束缚,逆流而上,遵从意愿为生活创造更多可能性,
我也就更加想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它到底是窒息前绝处逢生的唯一念想。

只是若决定追求自我实现,那必然也定需要舍弃一些,由此我也逐渐学着不思索过去决定对与错,
但对许多人来说,这大概也足够资格被称作另一种版本的冷血——
若不再是我所渴求的,我以为果敢将它们抛诸脑后是最优解。
我意识到许多的“无必要”,那也无须将“不舍得”作为保留折磨的自我催眠的理由,
也让我感到很惊讶,到底了发现所谓配得上“必要”的实在太少——
记忆再深刻也无法比拟岁月的大雨冲刷,信仰再坚定也无法承受时光的软磨硬泡。
不过当我选择放弃对它们的占有时,仍旧会双手合十祝福各自安好。

并不是大气或所谓看破俗世,这一切的动机只是留给我的选择并不多,
我曾离死亡数步之遥,如此也由愧疚起树立了对生命的敬畏,若非不得已我并不会逼迫自己做许多与心中所想全然不同的抉择。
我庆幸一切变迁完整地跃然纸上,
这与某些单纯以天为单位度量二十四小时悲喜的文字不同,它们中一些甚至尴尬地戳中了若干年后我所处的状态,所谓一语成谶,
当然也不能纯粹用负面的角度去看待,在这过程中所获得的毕竟令我受益匪浅。
过去一年,竭尽我所能行旅游之事,尽管目的各不相同,
但面对全新环境,对周遭的新鲜感总能成功转移我的注意力,
为琐碎困扰太久,终于有想要为自己活的愿望。
我并不无私,也绝非圣贤,只是束缚在身实在让人感到抬不起步子,而享受自在的感觉太过惬意。

年初参加长达几个月的毕业实习,感触颇多。
看到有许多在六年前或放弃工作、对口专业技术,或毅然自外地转投重庆,呆在主城工作岗位上默默奉献的老师们;
看到每天早上到傍晚人头攒动的前台,忙到焦头烂额或为证件办理所累不断进出的各色劳动者们;
也切身体会到每个节假日都可能需要留守值班、参与大型勤务的艰辛——
我才明白,无论行业为何,需要并且也总会有那么些愿意跟随想法并敢于忍痛舍弃已拥有的一切的人。
在公布成绩到返校之间岗位一直没定下,与我同一单位实习的同学十分担心,
他很真诚地说,如果他失败了,除了做好再来一次的准备,他并不知道还能如何,毕竟这所学校特殊在很少会有非对口企事业愿意接纳,
我倒干净利落,“傻逼吗,看书啊”。
当然,结局还算圆满——全班所有男生顺利通过考试并选得了职位。

毕业照只是让我觉得有了完成任务的仪式感,直到最后离校的那刻,我才真切感受到对四年时光的不舍:
见过别人摸爬滚打,但真正轮到自己才晓得坚持是多么不易的事;
每一天规律的安排,更是无法与同龄人精彩纷呈的生活作比;
无数次想要“放弃算了”,到接过两本为之付出四年的证书时莫名的怀念。
我可能做不到那些因志向入校的同学们那般隐忍,
我更喜欢的是,偶尔在队列里嘀咕两句,实在看不下去就低着头大声表达反对意见。
我也很庆幸,除了无能力改变的,我以自己的方式度过了大学时光。

每年都不知何处提笔才恰到好处,甚至一年年地,
我连想要送给自己的寄予都越来越少。
大概是懒惰使然,也大概是确实不知该如何评价过去又重蹈覆辙的一年,
所以博客反而充当了助推器,成了一个怪异的“强制寄予所”。
我很少思考多年后我的生活状态,譬如虚无缥缈的长远规划、漫无目的的长期目标,
那不切实际——
对我来说,着力于当下,当凭借一己之力无法逆转的大变革到来时,再考虑应对之策可能会是更稳妥的选择。
从生活态度的角度来说,我大概是许多人口中的乐天派。

每一年有四季。
但过去三百多天,一切经历以及需要我消化理解的非十几年之功所能及,
同时,饱受冷暖的反复侵蚀好比顺序错乱的季节让人难受。
尽管每年都自认为更了解我所有幸拥有的生活,但也着实更难地厘清成熟的定义。
也可能,某种程度上的成熟是我开始不再对错误决定有所抱怨,也不再对未知有所奢望,
而是尝试着从今天开始,尽量一步步往前挪。
就像是说服爸妈同意并接受我放弃公务员考试一样,用我长达近三年的行动去证明理智与决心。

枒枒乐
暨博客五周年纪念
2017.9.4 第 1866 天

5th-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