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夜的故事

很难说,五年多的坚持意味着什么,
甚至,我都快要想不起五年前的那个夜晚,重新建立起博客那刻的自己是何种心态——
是默默自言自语,在这里你可以坚持过这最难一年,
还是能够从此自慰这份特别而专属的寄托。
我只知道,如今——比任何时候都还要确信无疑——
它会是我人生中又一不可或缺。

博客就像是城市中的城中村、高速城镇化的社会下一片难得的自留地,
它被栅栏围起,允许主人挂起“闲人勿扰”的警示牌,
于是最后,无论周遭是多么荒凉不堪,园内的繁花似锦只有自己了解,也只限于自己。
这意味着,能深入内心的除自己外无他。
但曾经的我愿意敞开一切,面对我所期望了解的世界,
于是我行事马虎,从来不加粉饰将任何或正面或负面的东西展现给所有人,期望我所得到的也是如此直率真诚的回应,
跟许多现今都持有“我的生活,毋须他人插手”想法的人们一样,我也曾是“愣头青”的一份子。
可惜,这“固执的坚持”并没能为自己带来多少骄傲和炫耀的资本,与执拗想法相左的是,它反而为我所爱带来了诸多烦扰。
我不断地遭受挫败击打,虽看似愈战愈勇,但永远都是很快再次摔倒在原点不远处。
最后,生活令我习得了噤声和谨言慎行,明白了坚守同样需要有所选择。

Read More...

改变永远不变

准确的说,七月底就已经是博客的五周年纪念日,
虽顺便趁着纠结的空档粗制滥造了五道杠作为周年主页图,但老实说我对从何谈起一无所知。
“不知”这个词也算常客了,
可能吧,它与了解与否无关,而是某时某刻的异样情绪;
或者这样说,当已成幼时梦想中的“大人”后跃跃欲试打开已染上灰尘的笔记本时——
那一刻让人感到莫名可笑又揪心的一定不是齐整稚嫩的字体,而是那份率真。

每当动笔前,都在尝试或反思旧时光或寄言新一年,然后再将所闻所感所想落在笔头上。
它也与小学班主任常要求完成的每日反思很类似,为了挣得哪怕一句口头表扬,全班同学炼成了每晚毫不费劲写出千字的绝活,
可但凡翻开作业本,都能发现如同流水线生产的机械单调的——
不要欺骗生活,否则生活也会欺骗你。
可笑在于,年幼到以为知道生活是什么,无知到忽略了欺骗的含义。
不懂装懂与自大,大概是一生最为珍贵的十几年里我最常做的事。

Read More...

长路漫漫,黎明前方

每年七月,都算是又一个生日,没办法,纪念日的意义总归是重大的。
晃眼就是四年,原来不曾理解青春的可贵,
可当现在朋友聚会时,大家口中聊的都还是那段快乐日子,才恍然明白。

四年,说短不短,说长却也并不算长。
但当现在的我翻看从前的日记,
总觉得尽管才 1000 多天,但那时自己的情感表达还很稚嫩,
或许也真是,自成年以后,经历和思考的东西愈发多了起来,
于是成熟,也名正言顺地体现在了思想上。
可能等到再过几年了,参加工作后,现在的想法也开始变得可笑,
一切不可知,只要努力带着一份包容的心态前进就好。

Read More...

2015 年,末尾的告白

2013 年的时候,不敢想象 2014 年的生活,
可是生活就是这么有趣,转眼间都要跨越 2015 了。

如果说将这一年的生活作葡萄成熟挂树串联起来,
可能尝起来也该是有涩有甜。
说涩是因为这一年心智上的成长带来诸多心理上和行为表现上的些许改变,
譬如自己的决定不再为他人影响、考试备考中的高压状态让我变得似乎沉默寡言;
说甜是因为我确实从这种改变上收获了许多,
能够静心复习,考试的成功也让我更加自信、审慎。

Read More...

我的两周年。

做周年首页,苦苦思索了好久,
文章列表翻上翻下无数次,不知道该挑哪篇出来好。

Read More...

2013,谢谢有你

经历过汶川大地震,虽没有失去,却也明白,什么叫珍惜。
想想过去即将二十年的日子,如梦一般有泪有笑、有悲有喜的日子。
谢谢过去你的关心,谢谢过去你的支持,
每一步对我来说都不容易,但你让这过程不那么乏味无趣,
你不知道的是,其实每一天值得记忆的时光都被铭刻在脑海里。

Read More...

值得思考的事(独立博客开博文章)

(原文 2011-3-5 22:17 发表于 原独立博客)

今天,摆弄了好几个小时的博客终于上线了。
昨天下午上课,发呆的我突然“灵光一闪”,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要做一个自己的独立博客。
我讨厌 Qzone 那些要钱还一成不变的装饰,虽然我是年费黄钻。
独立的博客对于我更有吸引力,令我写文更有动力。

Read More...